關於部落格
因為正在猶豫搬家,所以最近日記的更新都集中在本家。
  • 604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6

    追蹤人氣

[亂寫] 在書末的手記


這裡稱不上是什麼豐腴之地。
但是稱呼為不毛之地似乎也不太對。雖說亂石與芒草,逐坡而上,但在這矮丘的頂端、還有一戶狩房家族的別館。
空洞的風低撫過荒草,掠過近幾杳無人煙的荒野。於是少女的目的地就顯得一目了然。她拐著木製柺杖,緩慢的往前渡步。配合移動中的柺杖,她輕挪左腳,然後…

那隻墨色的右腳就停留在原地。

  - 在書末的手記 -


依照慣例,而且算起時間也該差不多了。
可是…

狩房淡幽離開矮桌,用手支撐著、以不移動雙腳的方式挪動著身體。她拿起放置床邊的煙管,熟練地為煙管放置新的菸草。這時、冷汗才從她的額頭滑落下來。女性眨眨疲累的雙眼,看似悠閒的啄著無色的煙。

「…淡幽小姐」拉開紙門的聲音。年歲以高的女性以正座的姿勢輕喚對狩房淡幽的敬稱。說明了為了準備午膳而需要出門一趟。
聞此、淡幽輕輕的微笑:「那就拜託妳了,手間。」
被稱呼為手間的老婦也露出了回應的笑容。
「啊,」像是想起什麼似的,淡幽趕在手間離開前趕快補上一句:「手間、午膳可以準備多一些。」

這樣做的用意並沒有多作解釋。不過手間很清楚小姐內藏的心事,只說了一句「知曉。」便離開了。

正常來說,只要有人在室內呼吸過,空氣就會隨著人的吐息而溫暖。現在室內的空氣仍然滿溢著暖和的溫度。但是隨著手間的離開,過不久後、想必就會稍微降溫吧。因此,淡幽總會在這時候都會想要出去呼吸外頭的空氣。因為對她而言,室內跟屋外的冷冽並沒有差別。

擱下煙管,持起柺杖。淡幽無意識地環顧了自己的房間。滿是字的捲軸等會兒就請手間送到地下室吧。而空白的白卷還等著她寫上『狩房文庫』的內容。
這是、狩房家第四代的執筆者所應該做的事情。
紀錄著令人難以置信(對別人而言啦)的故事,說是故事,但那也是真實的。
比方說、閉上雙眼就能看到的光點。摀住耳朵就能聽見的地底鳴聲。在我們人類不可視的範圍內,接近生命源流的光之河。『蟲』。這就是淡幽故事內的主角。

紀錄著關於蟲的故事,正是狩房一族的使命。

緩慢的移動到玄關,準備開門的同時就聽見敲門聲。
「手間,是我。」男性的聲音。

哈哈…。淡幽淺笑。然後清嗓喉嚨:「你來的啊,銀古。」
「…唷、難得是妳開門。」
將厚重的木門拉開,面對淡幽的男性有著銀白色的頭髮,略帶驚訝的綠色瞳孔只露出右眼,那是很漂亮的、荒野之中瞧不見的,就像是森林的綠色。

「我還想說…你這次遲到真久。」
「呢…」
銀古因為職業的關係,曾慕名歷代的『狩房文庫』而來。那一些記載著『蟲』的故事,無論是蟲所引來的重病,亦或是因為蟲而產生的特異現象,故事內都清清楚楚地寫著解決方針。
所以不少跟銀古同樣職業的人,也就是『蟲師』。都曾經為此而前來。
不過都被淡幽回絕掉了。

「因為我在某一個地方不小心睡了至少兩個月…」
「嘿~?那等一下會跟我說詳細內容吧?」
「…呢。」
「因為是跟蟲有關係的故事、不是嗎?」
「啊…啊啊,算是啦…」

不知道這時候是不是該說:天將降大任於世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?那墨色而不能活動自如的右腳正是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