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因為正在猶豫搬家,所以最近日記的更新都集中在本家。
  • 604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6

    追蹤人氣

[V&B_LoveLove舊文]寄予我的愛意

 

序幕.「 寄予我的愛意.b」
~Send him my love.b~

「嗚哇~」少女用冰涼的手掌摀著發燙的臉頰。
雖然是自己偷親,不過還真是有點害臊呢。

自己真是個…笨蛋啊…
每次看到眼前的少年都會這麼覺得。
雖然已經很努力了,不過她仍然是團員中最弱的那ㄧ個。是不是因為這樣、所以少年都特別保護她?
結果、害得對方傷痕累累的,總是自己。
所以才不喜歡他跑過來黏她。

「不要再因為我受傷了…」

「因為、我很喜歡你喔…」

少年可愛的睡臉,讓少女不自覺的露出了、宛如暖春的微笑。
--


「唉…」
少女的嘆息、宛如苦澀的多特蒙德(一種啤酒)。不過可惜的是、她手上拿的是請老闆特調的可可亞。
她偏著身子,望向那熱鬧的團體。為了討伐魔物、大家已經有三年沒回到王都『瓦連』了,加上這次又有新的夥伴加入,喜悅的氣氛也隨著那新團員的舞姿高漲。鏘、鏘、筐噹~滿溢美酒的啤酒杯不斷互擊,配合著歡笑聲充斥著整個酒場。
「姊姊喝得那麼誇張…連留樹也是…」
「若是讓父親看到了,一定會很生氣的吧…」 少女盯著喝得滿臉通紅的姊姊與弟弟(她敢肯定:弟弟一定是被老姊強灌的!)。她與他們的距離,整整相隔了兩桌。她坐在離酒場門口最近的圓椅上,整個人帶著沮喪的表情攤在桌面。
「…等一下我絕對不會扶妳們回去的喔!」有點惱怒的賭氣。接續話語的、又是一聲長嘆。

時期是亞庫拉魯正曆一零九二年。
從灣岸都市遠征回來的石巨人騎士團,沉溺在勝利的喜悅。
離那狂歡的氣氛離得遠遠的,只有一名團員,也就是——櫻(さくら)。 櫻是個年僅十六歲的少女,身穿純白的鎧甲、那是神聖騎士的證明。垂至胸前的鬢髮整齊地束著,遺傳至母親的鵝黃髮色正在昏黃的燈光下閃閃發亮著。

她並不是討厭歡樂的氣氛。
畢竟、誰都喜歡開心的大笑。
「唉…」她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。大概是掛念著去世的父親吧;她自己想了一個牽強的理由。
「敬您、我摯愛的父親…」她將白瓷的杯子高舉,然後輕酌了一口。

「我也想敬妳~我可愛的小櫻~」
「哇!」

櫻睜大雙眼,接著沒好氣的推開眼前的『大臉』,「柯涅諾、不要嚇我啦!」
眼前的少年並不在意櫻的怒氣。他笑瞇瞇的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下。擁有深色髮色的少年晃了晃手中的高腳杯,白葡萄酒透過燈光的顏色、是接近透明的黃色。
「怎麼不跟大家一起喝酒?」柯涅諾邊說邊小酌葡萄酒 ,「嗚~有點酸。」他嘟著嘴巴扮鬼臉似的。
櫻瞥了他一眼,簡單的回答,「我未成年。」
「真巧、我也未成年耶!」絲毫不在意那道充滿怒氣的眼神,柯涅諾就像平常一樣的自然。他伸長雙臂、舒展筋骨。
「……」櫻的表情有點複雜。該說是覺得無奈?還是害臊呢?
「我是不敢喝酒、就這樣。」不是她在自誇,只要離酒味有五公分之近,她就會暈死不支倒地。

柯涅諾「咦~~」了一聲,「一滴都不行?」
櫻學鸚鵡的特性回答他,「一滴都不行。」
「真可惜。」
「不覺得。那是那麼苦澀的味道。」就像失去親人一般的感覺。

她的父親…
引以為傲的父親…溫柔的把她們三姊弟帶大的父親。去年在戰場上戰死,而、親口聲聲誇耀著戰死的榮幸也是她的父親。
什麼光榮戰死…死了就回不來了、不是嗎?
『能夠死在戰場上、是拙者的光榮。』
回想到父親的遺言,讓她不自覺的握緊著茶杯、咬緊下唇。

「苦澀的酒就像是…」少年的聲音讓她回神。櫻像是期待他會說些什麼、用一種觀察的眼神望著他。
齊肩的短髮,那與髮色相同的瞳孔色,而那樣的深色宛如會吸引人墮入黑暗一樣。與她同齡的少年、是個武術高手。除了熟練各種武器的使用、體術也一流以外…而甚至找死般的自稱是『肉盾』。沒錯、她不懂。不懂柯涅諾為什麼老是要替一堆人擋下怪物的攻擊(被保護的人、竟然也包括自己,想到就覺得生氣!),而、這讓他身上包裹了不少紗布,只是盔甲遮著披風蓋著沒人看見!
難道他也覺得,死在戰場上、為夥伴而死是可以接受的事情嗎!?
所以她才討厭柯涅諾接近她。
為什麼討厭…?
為什麼…

「是思念吧…」
「咦!?」
「思念著過往的事物…珍惜著、回味著,每件事情都像是歷歷在目…」
「…」
「可是自己也很清楚那是『回不來的過往』,所以回憶著思念才會覺得痛苦吧…」年僅十六歲的少年,那表情看起來像是已經成年的大人才會有的。

…啊啊。
沒錯…害怕回憶美好的事物,因為那份幸福已經是過去式了,一旦意識到這點、那美麗的回憶都會瞬間變成痛苦。

「不過!」
「?」
「酒也不完全都是苦的唷~妳看、葡萄酒是很甜的~喝喝看吧?」
「等、等一下!…不要過來啦!」望著臉越來越大…呢不對、柯涅諾的臉越來越逼近櫻。櫻呆滯的望著對方微紅潤的臉頰。他…他不會是醉了吧?
「嗚、」酒味…好重…

碰!這是盔甲撞擊木桌的聲音。
歡笑的聲音並沒有間斷。那邊的人沒半個注意到不支倒地的櫻。柯涅諾還有一點回不到現實,接著他慌張的喊了幾聲。
「喂喂喂、不會吧~櫻!」他看起來精神飽滿、臉上的紅暈似乎只是血液循環好的證明。他拍打著櫻的臉頰,這個結果只是讓櫻的臉頰變得比他的還紅而已。
「櫻~!」暈眩過去的少女並沒有回應。他在心裡頭道歉:『我只是開玩笑而已…』道歉了三次之後,他抱起少女。仔細盯著櫻的臉孔,他一直希冀著能夠每天看到這樣溫柔的睡臉。不過、倒是沒想到會是經由這樣的玩笑而達到目的…

燈光持續透過那裝在酒杯中的液體,略亮黃色的杯中倒影與離遠的人影交錯著…

「櫻~還好嗎?」
回答的是來自床上的呻吟。
柯涅諾覺得自己麻煩大了。晚點一覺醒來的櫻一定會對他破口大罵吧!想到這裡、他抵著有點發疼的頭。

明明不是想要讓她生氣的。所以只要看到她生氣、他就會在櫻的面前堆起『連自己都很少看過的笑容』來討好櫻。呢…討好…算是討好吧、嗯。
要怎麼樣才能讓她笑?
他自己覺得他很努力在搞笑了,但是都起不了作用;可能是因為他本來就不會搞笑、所以老是事倍功半吧。我的笑容?那是什麼東西、我才懶得理它去死。

櫻是個很可愛的孩子。雖然有點弱、但是她總是竭盡全力,努力的程度讓他感到不可思議。
笑的時候很可愛。哭的時候也很可愛;可是當然還是笑得開懷的時候最棒了。
自從她父親死了之後…幾乎都沒看到她在笑…
要怎麼樣才能讓她笑?
好難的問題…

「嗚…」
「啊、櫻!沒事吧?」
見到櫻虛弱的點點頭,柯涅諾有點高興。接著、櫻緩慢的伸出雙手。

「陪我睡覺…」

……
嗄?

「陪、陪妳睡覺?」柯涅諾滿臉黑線。他甚至覺得:啊、原來這就是冷汗直流的感覺…哇靠!不對啦!他還有時間想別的東西真是夠搞笑了!
櫻的回答只有點頭,「陪~我~啦~……」
像個小孩子般的拉長每個字的語尾,她在耍任性。柯涅諾很清楚。
「可、可是…櫻…那個…」他突然覺得他自己露不出平常的笑容。一股熱潮從腳湧到頭頂。這就是『活著』的證明嗎?他從來沒聽過自己的心跳聲可以大聲到這麼誇張的。

「陪我睡啦~~!!!」
眼看那斗大的淚水就要噴出來,柯涅諾急忙點頭,「我、我知道了啦…」
可是說知道歸知道,躺上去之後會不會反被擺一道?而且、重點是…
「要怎麼躺上去啊…」
明明就是個簡單到不行的問題,這個男的擺明就是呈現混亂狀態。

「武裝要記得脫掉喔…不然會痛痛…知道嗎?爸爸……」
「嗯…嗯……………呢、爸爸?」柯涅諾像是被一掌打醒一般。
原來是以前跟父親的習慣嗎?少年搔搔頭,覺得剛剛的自己很可笑。

「快點啦!爸~爸~」
「嗯、沒問題喔,等爸爸一下吧。」
柯涅諾突然想到有點不相關的事情:櫻的父親…是個武士…而、記憶中,自己的髮色跟那位武士的髮色一樣。
原來如此。
四個大字跟無奈充滿胸口。他緩慢的爬上櫻的單人床,看著面露滿足的櫻,他覺得:『好吧、今天我就當櫻的好爸爸吧!』少年替少女拉上棉被,並且摸摸櫻的頭。櫻很高興的樣子。她現在的笑容宛如冬日的暖陽、動作就像是離不開父親的嬰孩,本能的擁抱磨蹭著眼前的『父親』。

「……」嗚哇…有種臨界點到達極限一般。
不過少年突然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。比突破臨界點還嚴重的問題。那就是——………
「我活得到櫻醒來的那一瞬間嗎…………」

不過、沒有人可以回答他。在柯涅諾懷中的少女、睡得比以往都還來得安穩。

----

眼前的大火吞噬一切。從大火中誕生的黑霧,咧開嘴巴大笑著。宛如嘲笑眼前的弱者、確切的指明弱小而無力的生命趕快去死才是最好的選擇。
從黑霧中出現的男子面露微笑,那巨大的長斧在那個男人的手中宛如牙籤般的輕。黑色的長髮跟著披風飛揚,死神揮動武器。原來如此、他懂了。『死神都是拿著鐮刀』:這種觀念是錯誤的。
他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——………
反正不過就是: 死神之鐮揮下、結束這一切。 然後他會死。就這麼簡單。
可是、『我不想死…!』
不想死。
真的不想死…
但是他沒有能力,也沒有資格說這種話,現場也沒有任何人希望他活著。
只是、如果他能像眼前的男子那樣的強、那樣的厲害,那麼他就不會死了。
…他有想做的事情…
有想約束自己的事情…
不過、他就要死了…想再多也沒有用…他即將發出燒焦的味道、身體變成兩半葬身於火海。

「嗚…」
柯涅諾神情茫然的盯著天花板。窗外的鳥鳴讓他轉移注意力,環顧了一下四周,他才總算有點清醒了。
「這裡是…櫻的房間。」沒錯、旁邊還擺了一張單人床:那是留樹(櫻的弟弟)的床。床上有團異樣的…棉被團。裡面不知道包裹了什麼、看來活像春捲,而且還看不出裡面睡的是不是人類;怪了、他記得留樹的身材明明瘦得像是一根竹竿…

接著、柯涅諾想起很重要的事情。他摸摸胸口,「心跳OK…」心臟還在的意思。掀開棉被,「四肢健全。」話才剛說完、就一巴掌的打向自己!
「好痛…」
他活得很好。沒被櫻掛掉。
真是奇怪了…他在睡著前還想了各種死法,好讓自己可以提早接受事實(而且因為想過多所以很晚才睡著):好比說、被櫻一劍戳死,被丟出窗外摔死,被五花大綁後五馬分屍,連人帶床一起燒掉…之類的。
不過目前的狀況是,整張單人床上,只有他一個人。
「櫻勒…?」

喀嚓一聲,房門被櫻推開。櫻捧著一包看起來很重的袋子。
少女仍然是帶著一臉冷淡的表情。她輕輕的關上門。再度的喀嚓一聲,然後櫻終於發現柯涅諾的存在。
「……」大概是錯覺吧?望著柯涅諾的櫻,她的臉不像剛才那樣冷漠、甚至是有點紅潤,「你醒來啦?」
「嗯、早安、櫻…」柯涅諾露出一慣的笑容。雖然他自己覺得自己笑得有點僵硬。
「該說午安了。解酒液給你。」櫻邊說邊從袋子裡面搜出一個瓶子。透明的玻璃瓶加上褐色的液體,怎麼看都覺得很詭異。

「現在…已經是中午了?」柯涅諾打開瓶蓋。雖然覺得自己並不需要解酒液,不過靠思索所得到的結論是:『這是櫻的好意』,沒錯、那就收下來喝吧!只是、馬上就後悔了。
「這真糟…」柯涅諾瞪著難喝到爆的液體,他討厭單純只有苦味的飲料。大概是想減緩舌頭上的異味,少年吐出舌頭乾嘔了幾聲。
「放心吧、今天沒有要遠征,就算是睡到晚上,布蘭德團長也不會罵人的。」
「……」少年點點頭。雖然總覺得櫻好像誤會了什麼。

櫻再度的拿出同樣的瓶子。看到那討厭的飲料…不、那已經不能算是『飲料』,連『喝的東西』都稱不上了!不會是還要叫他喝吧…?柯涅諾邊想邊皺起眉頭。
少女並沒發現少年的異狀,她敲敲那坨包得像粽子的棉被團,「留樹、你應該很需要解酒液吧。」
聞言、柯涅諾鬆了口氣。

棉被稍微抖動了一下,但是裡面的人並沒有想出來的意願:「放…放在桌上吧…拙者等會兒就會飲用…」
「要儘早喝才有效用喔。」
「御…御意…啊、不過…還是稍等再喝吧…」
「真是的、等一下我回來發現沒喝掉,我會罵人喔。」
「…」

棉被裡面的人不再說話。他是沒宿醉過、所以是不太懂宿醉的感覺啦。不過一想到留樹知道自己也在場,柯涅諾就尷尬地搔搔頭。
櫻轉身望向他,「柯涅諾、你要不要繼續睡?反正今天大家也不可能會出去遠征了。似乎是從昨天狂歡到早上,每個都醉得東倒西歪。」
少女頓了頓、補充說明:「大概連布蘭德團長也處在身體不適的狀態吧。」

「那我姊呢?」柯涅諾盤腳坐著,一邊整理棉被。
「柯涅特?這個嘛…身為團員中人氣Number One的她,想必下場是更糟的吧…」
少年一邊發出「嗯~~~~」的呻吟聲、一邊思考著。老姊雖然乍看之下是個柔弱又滴酒不沾的少女,其實酒量好得驚人,那麼、一定是一直被人敬酒才會發生這種蠢事。
看見棉被都已經整齊的摺好,櫻輕嘆,「你不繼續休息嗎?」
「…」聞言、柯涅諾做出健美先生的動作,「妳覺得呢?」然後模仿健美先生的慣例:露出閃耀的白牙。

雖然櫻是皺著眉頭,不過肯定的是、她的確露出了笑容,「看來解酒液的效果不錯。」
「原來那一大包都是解酒液?」柯涅諾指著袋子。
櫻又抱起了袋子,「能解救大家的、大概只有我吧。畢竟我沒喝酒。」
「嘿?那我也來加入救難的行程吧。」
不等她拒絕,柯涅諾跳下床、一把搶走袋子。
少女愣愣的看著少年,柯涅諾則報以微笑。結果、袋子又被櫻抱去。

「…」嗚嗚、這種無言的拒絕真是令人受打擊…
望著很明顯在沮喪的少年,少女嘆息,「你洗個臉刷個牙吧、我等你。」

於是宛如一陣疾風吹起!水花聲與刷東西的聲音交織成二重奏。然後、在啪啦啪啦、咕嚕咕嚕的聲響之後的,是第三次出現的的關門聲。

「布蘭德團長、這給你。」
「啊、謝…謝謝…」栗色短髮的青年接過玻璃瓶,而少年在心中默禱他喝了不會吐出來。
被稱為『團長』的青年用相當緩慢的動作打開了瓶蓋(途中還因為頭疼而一時恍神,差點鬆手把瓶子弄掉了),「柯涅諾…真是不好意思,麻煩你們了…」

眼前的青年是柯涅諾一直仰慕的對象。布蘭德團長有著赤紅色的雙瞳,白皙的手臂上有著不少傷痕(雖然本人說那是刺青),因為喝了女神的血而變成不老不死的人。時常被別人稱為怪物。
不過、稱他為怪物、這種蠢事自己絕對不做!因為、他喜歡布蘭德團長。
溫柔、堅強,為了世界討伐魔物了將近一百年。通常只要相處久了、就能理解對方的優缺點。但是、他實在是找不到理由討厭團長。
想到這裡、柯涅諾微笑:「一點也不麻煩。」
「嗚、好難喝喔…」布蘭德反而覺得頭更痛了。
「我也這麼覺得說!」
「那你應該先跟我講的…」才會有心理準備喝這要命的飲料,「不過這是從哪裡要來的?王都應該是沒有在賣這東西的店面…」
「……」少年搔搔頭。因為、實際上柯涅諾自己也不知道。

柯涅諾望望四周的團員們。果然還是有一些人根本喝不下這玩意(他指解酒液),捏鼻子的捏鼻子、嘔吐的嘔吐、不然就是翻白眼給你看。
石巨人騎士團的人,歷經了昨日的狂歡,大部分的人連爬回床上的力氣都沒有。所以柯涅諾現在人在酒場內。 不少人仍然攤在桌子上,無數的酒杯散亂一地,沒喝完的酒在地面上形成水漬,食物的殘骸也集中在桌子上。
世界大亂。少年下了結論。
萬幸的是、酒場的老闆並沒有生氣,甚至是笑著說:「你們是解救世界的英雄啊!別擔心~垃圾就交給我們清吧。」然後補了一句,「好好休息啊!」便開始收拾髒亂。

「都發完了囉、櫻。」柯涅諾走出酒場,甩甩空無一物的袋子給櫻看。
「謝謝。…抱歉、我沒想到裡面酒味還滿重的…」所以她才把工作交給柯涅諾做,省得又會醉暈。
少年揮揮手、要櫻別在意。畢竟裡面是宛如戰爭過後的場所啊,他才不想讓櫻跑進去受難。
「不過、妳是從哪入手這些東西的啊?」
「一名路人給我的,他說他是專門賣這個的…不過好像是賣不完、所以才送我。」
嗄?那不就算是來路不明的東西了嗎!?…喂喂、那種東西大家都已經喝下肚了說(自己也喝了)…
柯涅諾一臉鐵青的看著櫻。

「他說他住在山腳下的宿驛,…我想去道個謝。」
少年確認背後的長斧的存在,附和了一聲:「也好。」順便看看是不是非法歹徒(誰叫他給我們喝那麼難喝的東西),如果是的話,縱使喝下的是毒液,在死之前他也能一刀斃了他!

亞庫拉魯正曆一零九二年。王位的傳人.羅伊王子駕崩後過了五年,失意的國王也不聞政事五年了。
民眾的心被不斷冒出來的魔物給侵滿。
害怕死亡。
憎恨死亡。
陷害與迫害、信仰與迷信、沉溺於由害怕轉變而成的喜悅,把死亡當遊戲。
世界混亂到…讓他覺得現在這麼悠閒都是一種罪過。

覺得獲得了喜悅、就有點對不起其他人。
不過、柯涅諾現在覺得很高興。因為他能走在櫻的旁邊。

不知道櫻還記不記得昨天的事情?…還是有什麼看法呢?怎麼什麼也沒說呢?由他來問會不會被砍呢?
「那個…櫻…昨天…」
「!」
「…?」
櫻驚呼了一聲。柯涅諾順著少女的視線看過去。在他們眼前的是——………

宛如從大火中誕生的黑霧,咧開沒有牙齒的嘴巴,它大笑著、籠罩在眼前的城鎮上。
村民的慘叫都被黑霧淹沒,魔物膨脹起來,把來不及逃跑的人們一一吞噬掉。
一陣惡寒。
完全一模一樣、不是嗎?…就像那天、那黑霧『嘲笑著眼前的弱者、確切的指明:弱小而無力的生命趕快去死才是最好的選擇』。
柯涅諾抓著兀自顫抖的手臂。那一日、他開始景仰布蘭德團長的那一日、他失去雙親的那一日、他立志…要變強的那一日!

少年抽起長斧。能夠輕易斬斷生命的死神之鐮就在他手中。他絕對不是以前那隻無能的小鬼了!
「柯涅諾!?」
「櫻、我們上!」
「只有我們兩個人太亂來了!」
「不要緊。我能保護妳的。」
櫻被他的話語怔住。她握緊細身劍的手在顫抖。不是出自本能的害怕、而是生氣眼前這個人又擅自決定事情了!
「等…!」

如果說那隻魔物就像暴風,那麼被稱為柯涅諾的少年就是疾風了。望著已經疾奔而去的柯涅諾、櫻懊惱著自己沒能阻止他。
兩排牙齒互擊而發出『喀』的一聲,「可惡…」少女不情願的也跟了過去。

長柄斧揮舞在空氣中發出『轟!』的迴響。
魔物的型態是一陣霧,在沒有魔法加持下、只有武器很難打倒他。不過、柯涅諾早已經習慣這種怪物的動作了。魔物會張口噴出威力強大的毒氣,但是氣一旦散掉、本身就沒有任何威脅了。於是所有的霧氣全部都被他一分為二!
魔物似乎發現自己的攻擊沒有效果,於是牠退後了好幾步。
「想逃嗎!」柯涅諾打算趁勢追擊、卻突然發現自己無法動作。

「嗚!?」魔物輕笑聲讓他覺得好刺耳。原來是霧狀的長手已經定住了少年的四肢,前進也不是、後退也不是,更不要說攻擊了。
如果被這隻魔物吞掉、會看見什麼樣的奇異光景呢?柯涅諾不敢想像。牠的嘴巴裏面就像是有個深不見底的洞,從洞縫溢出的、是死亡氣息。
「神聖之治癒!」
少年全身被光所覆蓋。那一陣溫暖柔和的光芒,用在夥伴身上是能夠痊癒對方所有的傷口;不過、之於魔物、就是致命的一擊!怪物不由得的放開了柯涅諾,霧雜亂的流動、體積逐漸萎縮。
「櫻…」
「就叫你不要亂來了!」
還能夠看見滿臉怒氣的櫻,少年面露微笑、在心中深深地感激。

魔物就在此時用力的大吼!牠不斷的縮小、再縮小,竭盡全力的噴散出毒氣。牠望向柯涅諾與櫻,不死心的將最後的一口氣吐向他們!
一切來得太突然。櫻只覺得自己被推倒,不由自主的閉上雙眼。少女感受到自己的背部撞到地面(不過大概是有穿鎧甲的關係、所以不是什麼致命傷)。她哇哇大叫,摀著胸口,受到驚嚇的心臟加速跳動讓她覺得難受。
霧氣飄散在空氣中、用極度緩慢的速度漸漸消失,有些建築物因為那霧氣也慢慢腐化。

「痛…柯涅諾…不要亂推我啦…」
「……」

少年沒有回答。
剛剛急速跳動的心跳在一瞬間凍結。櫻跪坐在地上,呆滯的望著柯涅諾。
少年倒在地面上。在地面上攤平的、並不是血,而是同樣是鮮紅色的披風。黑色的盔甲上不少割痕,少年的臉色就跟他穿的鎧甲一模一樣。
「柯涅諾…?」
櫻爬向柯涅諾。仔細一看才想尖叫。柯涅諾的臉上不少傷痕,皮膚只要輕輕一碰就能夠剝落下來。潰爛。這是櫻在這瞬間想起的事情,是那毒霧的關係!
「神聖…治癒…」少女雙手合十,用微弱的聲音喊著。她覺得她喉嚨好乾、腦袋一片混亂、視線模糊、講話好困難、想不到該怎麼處理、怎麼辦、怎麼辦、怎麼辦、喉嚨好痛、好痛苦、好難過…
「不要死…」
斗大的淚珠滴落到少年的臉上,皮膚就像細砂般的融化在淚水中。
「不要死……!」

燦爛炫目的光芒在天空中擴散,宛如降下奇蹟。那是那天、逃過死劫的村民們,所目睹的事情。

我不想死。
真的不想死…
但是我沒有能力…也沒有任何資格說這種話。
如果…如果能像布蘭德團長那樣的強、那樣的厲害,那麼…我就不會死了吧?
…我想變強…
變得比誰都強…
就算是臨死之前…也想履行與自己的約定…

「嗚…」
柯涅諾神情茫然的盯著天花板。
好暗的房間。這是他從腦袋中所推論出來的結論。動不了,身體好重。厚重的棉被讓他覺得好熱;可是不蓋又覺得好冷。他想轉個頭看看窗戶,結果映在他眼前的是——櫻。
他張口結舌。

為什麼!?怎麼回事?櫻還在他旁邊睡覺?一切都是夢?他思考著自己有哪幾種死法,結果卻不小心睡著了是吧?
不過、當他看到自己全身都繃著繃帶的時候,他就瞭解了,「不是夢啊…」
「……你醒啦?」
櫻揉著眼睛,打了一個呵欠。柯涅諾全身因為震驚而僵硬著(雖然身上的傷也有加乘作用),他只能愣愣的看著櫻把臉湊過來。
「嗯、沒發燒了。」
「謝、謝謝…」他只能想到這句回答。
「什麼謝謝!你很想被我罵是不是?」柯涅諾慌張的搖搖頭,不過櫻不理會他這個動作,「為什麼…把自己的生命不當一回事?老是幫別人擋很有趣嗎!?」可是這回沒看到柯涅諾搖頭否認,櫻反而更生氣了。

「你搞不懂我會擔心你嗎!?就是…最討厭你這點!」

「…!」嗚嗚…好棒的一句話,讓他身心受創了。

低著頭的少女又開始落淚,「可是、除了那點之外。」櫻將視線抽回。那兩道淚痕在黑暗之中並不是最明顯的,讓少年看得清清楚楚的、是少女臉頰上的紅暈,「關於你的、我都喜歡…」

「咦…」

「不要…再讓我擔心了好嗎?…不要老是跑在別人的面前…喜歡你活著、笑著,我不喜歡看到你死啊…」

柯涅諾用手撫去櫻的淚水。他自己感受得到,那溫熱的臉頰、正溫暖著他的手。
「我沒有一直都跑在前頭啊…」他想辯解一下,「因為櫻妳比我早先一步呢。」
櫻歪著頭、不解的看著柯涅諾。沒多久、她才聽懂他的意思。
「真的?」櫻痴痴的笑著。
「嗯、我啊…」柯涅諾一把抓住櫻的手,擁她入懷,「最喜歡妳了。」

其實那是秘密…
當初看到妳的時候,覺得『這麼弱不禁風的小女孩,真的可以待在這個騎士團嗎?』,我真的這麼覺得…
實際上、我卻被妳救了好幾次。
妳的笑容、妳的淚水、妳的舉動、讓我清楚了妳的堅強,也讓我了解到…
真正的強、是要用在幫助別人身上才有意義。
所以才會老是跑在前頭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看到妳受傷…
如果可以的話,我想擁抱妳,牽妳的手、吻妳、寵妳,一起分擔痛苦、分享快樂。
然後…

少年輕吻她的芳澤。櫻的臉上寫盡了羞澀,柯涅諾覺得她真的好可愛。
「最愛妳了、櫻~」

然後…守護妳一輩子。

--
終篇.「 寄予我的愛意.a」
~Send him my love.a~

櫻掀開棉被。雖然還處在恍神狀態,不過畢竟是習慣、於是她開始折棉被。
「…」還沒開始折、手就先停了下來。她看著側臥在身旁的少年,然後拍一下自己的額頭,「我都忘了…」
櫻輕柔的將棉被蓋回去。

不過、該怎麼說呢…「喝醉的我還真大膽啊…」
雖然是喝醉的自己所要求的:『陪我睡覺~!』。畢竟是自己說的話,當然不可能忘記。
但是多少也有嚇到啦。

她的手移到少年的瀏海上,輕輕的幫他撥開。柯涅諾長得真是娃娃臉(雖然自己也沒資格說別人),而且…
「跟爸爸一點也不像。」
櫻露出笑容,她將自己的頭髮往後撥,然後偷親柯涅諾的臉頰。



-------
(掩面奔走)

其實第二篇那邊....是可以接R18的劇情的....
少數讓我覺得有R18劇情會比較合理的配對XD......(逃逃逃

對了,途中插入的圖....不要太在意
其實是沒有流血的。只是我愛流血就畫了一堆血(死)....


--
角色介紹
--

柯涅諾
名字是為了分辨誰是兄弟姊妹(因為兄弟姊妹不能亂倫XD.........)
所以用了很奇怪的取名方式......雖然念習慣了就覺得還好啦XD,不過當初覺得這名字真的很奇怪XDDD
個性原本是冷淡型的,不管作什麼事情都不發一語,偶爾會被認為是擅自行動XD
不過因為小櫻,個性就開朗了起來。雖然一開始是裝的,最後也漸漸的變成這種個性。小櫻至上主義(誤)。
職業是魔騎士。因為能力很優秀,在成長期就練滿了五個等級,所以能力升得很高。
只是穩定期很短....
所以大概會英年早逝吧_ㄇO|||
(不過他是目前團隊中最強的)

(※這個遊戲的角色們,除了布蘭德團長以外,NPC的年齡都有成長期→穩定期→衰退期、這三個部分,成長期是能夠大幅成長的時候,如果五個等級又練滿的話,成長得更快。一到衰退期、過幾個月、能力會全部降到1...ORZ)



職業是聖騎士
因為成長期過長,所以一開始能力非常的低。但是由於穩定期也非常的長,所以可以活很久.....
穩定期竟然可以穩定到40幾歲是怎樣.....XD|||||(這個遊戲的沒臉NPC,通常只能活到30出頭就進入衰退期,然後過幾年就掛....)
她是那種,過了成長期之後才能發威的角色XD
所以參照遊戲數值,她就被我設定成有點懦弱,並且能力不夠(真的啊...能力太低HP太少,害我不敢放她在前鋒XD)

對了,因為這個遊戲可以利用『零日遠征』生小孩.....
不需要懷胎10個月喔XD(炸)
所以她跟柯涅諾在18歲就有三個小孩囉_ㄇO...


咲夜柯涅特
櫻與柯涅諾的雙胞胎姊姊們。
職業分別是聖騎士跟神官。

咲夜成長期沒有櫻長,能力一開始就比較高,所以曾經榮登團隊中最強第一名。(現在是柯涅諾)
個性非常女王。因為討厭大家會把她跟櫻認錯,所以一刀剪掉了櫻的長髮...XD
(所以櫻的髮型才會是那樣)

柯涅特本數數值高,成長期也長,其實我覺得最強的應該是她XD....
哪有一個神官可以打出86滴血的...............
所以被我設定為怪力女........看,他輕輕一拿,盤子就破了(炸)


留樹沒畫......所以沒有他的圖XD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